2015年度回顧與2016年展望

World Without Suffering Organization

2015年4月25日,尼泊爾發生7.8級大地震,同年5月12日,再次發生7.2級大餘震,首都加德滿都谷地及周遭地區為主要重災區,官方發布死亡人數為八千餘人,屋舍倒塌不計其數。

圖為重災區一名青年在倒塌的瓦礫中撿拾可用之物品,在尼泊爾習俗中,理平頭並留一小搓頭髮,表示家中近日有人往生。

Picasa - DSC_5362.jpg

Picasa - DSC_5362.jpg

當各國的救援都集中在首都之時,事實上周遭山區的倖存居民,往往因為道路的封閉,而更迫切的需要援助。

根據耕義會得實地觀察,山區屋舍的倒塌比例實際上與城市相比高得驚人,地震發生在中午,讓這些務農的村民得以因為不在屋內而倖免,然而倒塌的房舍卻讓他們更陷入沒有任何民生物資的困境。

圖為耕義會進入重災山區作人道物資援助時,一名老婦緊抓著物資車期盼的神情。一卡車的物資,只能提供一個小村落一個月的援助。

五月中起至九月中,是尼泊爾傳統的雨季,從印度洋吹來的濕暖季風,被喜馬拉雅山脈阻擋之後,便將大雨傾盆落在尼泊爾這塊土地,以往,這是讓作物生長的必要雨水,而今年,卻成為屋舍倒塌村民最大的夢靨之一。

大米、油、糖、鹽、乾米、防水帆布、地墊、蚊帳...耕義會結合台灣善心的力量,依照每個山區村落不同時期的不同需求,將這些民生物資緊急的送往村落。

圖為重災區領取民生物資的老者。耕義會目前共發放400餘萬元民生物資,受惠村民約20000餘人。

震央隔壁的村落Laprak,海拔近四千米,村落全毀,尼泊爾軍方強制遷村,將倖存村民遷移至附近台地。此村為耕義會民生物資發放最遠地區,來回耗時35小時,中途必須更換四輪傳動大卡車才能抵達。

圖為村民集中生活台地,後方雪山為馬納斯陸峰(Mt. Manaslu),海拔8163公尺,為世界第八高峰。

 

尼泊爾雨季來臨,比起初期發放的防水帆布,鐵皮臨時屋的搭建是讓山區村民度過漫長雨季的重要關鍵。

經過耕義會在地的觀察,除了少數國際性的公益單位之外,大部分的團體並不願意搭建這樣的鐵皮臨時屋,寧可等待雨季過後才開始修繕學校、醫療所,甚至活動中心等公共建築。

圖為耕義會工作人員教導村民如何利用現有建材搭建鐵皮臨時屋。在有限的資源下,目前耕義會共搭建了約150戶這樣的臨時屋。

 

山區村落,倒塌的除了民居,還有學校以及醫療所,幾乎所有的小型學校不是倒塌就是危樓,第一時間也只能靠外界提供大型帳篷或防水帆布充作教室使用,然而,上課的孩子們一樣會面臨雨季來臨的問題。

耕義會在建蓋鐵皮臨時屋的同時,也提供了山區小學校臨時搭建鐵皮教室的建材。

圖為建蓋到一半的鐵皮臨時教室,左邊原本的教室被標示為危樓。

 

此次地震,山區村落全毀的房舍約有幾十萬戶,據觀察,能夠做如此完整重建的不到5%,然而,不能安家,怎麼談其它?據估計,完整重建這樣的房舍,約需要10萬至30萬台幣,也難怪幾乎所有公益單位都望之卻步。

耕義會除了依照村民需求提供防水帆布、鐵皮屋之外,也在少數特殊地區提供這樣的完整重建,在有限經費之下,盡全力滿足受災村民的"真正"需求。

 

就在尼泊爾通過新憲法,整個國家準備趁震後重整團結一心的時候,印度以邊界動亂為由,非官方性的封閉邊界貿易,造成尼泊爾境內燃油、瓦斯、藥品...等物資短缺危機,至今仍無法解決。

尼泊爾地理位置三面由印度包圍,90%物資由印度方面進口,唯一從中國突圍的邊界,又因冬季大雪封閉,目前境內交通運輸價格已漲超過三倍,醫療藥品供應也出現警報。

許多的公益團體,包括跨國性的組織,也表示災後的援助恐怕被迫暫停,尼泊爾正面臨比地震更可怕的人為災難。

圖為當地觀光區餐廳所寫的打趣告示。

 

每年冬天,耕義會會募款製作外套及毛毯,提供山區的村民以及學童,幫助他們度過寒冬。這樣的活動,在今年更顯重要。

四月的地震之後,從民生物資、鐵皮臨時屋到冬季的外套毛毯,耕義會以當地最實際的需求為出發點,將台灣的愛心善款,有計畫性的,一步一腳印,發揮在最需要的地方。

圖為山區外套發放資料照片。今年共計募款製作外套1100餘件、毛毯300餘件,已陸續發放中。

 

國內偏鄉的許多療養院,讓老人們睡覺最合適的床,其實就是醫院的病床,因為三段可調整式的床板,非常適合老人們平日的照料需求。然而,城鄉差距之下的資源分配不均,常使得偏鄉的療養院缺乏相對有需求的資源。

耕義會國內關懷行動,也於今年下半年悄悄展開,轉介媒合資源,是最開始的第一步。圖為捐贈屏東春日療養院病床。

 

說到偏鄉,人們往往想到原住民山區,忽略了中南部許多人口外移嚴重且資源相當匱乏的邊緣"鄉下"。耕義會在因緣際會之下,實地走訪彰化邊陲的小鄉村,深刻體會了"除了老人還是老人"以及"學校明年沒有一年級生"的"邊緣"情況。

圖為捐贈鄉村學校清寒學生大型書桌。

 

賑災的時候,我們常常說一句話:

"並不是給了十萬,就會自動化成需求的物資,變到災民手上"

因為這中間有太多的環節考驗著我們的智慧與決心

 

在現場的我們也常常面臨天人交戰

到底是把有限的資源用在幫助度過雨季與嚴冬

還是留作來年學校、醫療所、公衛等等的重建?

或是如何在這中間取得平衡?

 

耕義會,是國內少數在國外前線執行任務的單位

更是國內唯一耕耘尼泊爾山區十餘年的單位

前線的戰力表現,是後方的支持結果

寥寥數語,卻深深感謝

感謝眾多善心的個人、親友、家庭、公司、團體、單位、法人

感謝你們願意將這份善心交付與耕義會這個小單位

讓我們繼續堅持:

"走做困難的路、到最需要的地方、做最單純的事"!!

 

Love Without Boundary

Presented by

 

World Without Suffering Organization

社團法人台灣世界耕義會

www.WWSorganization.org

World Without Suffer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