衛生教育計畫

     

尼泊爾貧脊山區的學童,跟台灣的很不一樣

 

起床,清晨四、五點

然後,跟哥哥姐姐或帶著弟弟妹妹,走一個小時的路去挑水

然後,幫忙餵牲畜

接著,大人可能要我幫忙生火

然後,我會跟雞或狗玩耍

然後,我開始吃我的早午餐

接著,我要出發走一小時的山路去學校

學校,在我家往上爬一小時山路的地方

下課,在兩個小時後

接著,跟同學邊玩耍邊走山路回家

可能,路邊我們發現好玩的東西就停下來研究

然後,我又要幫忙打理牲畜

然後,我又要去挑水

然後,我要去田裡幫大人

然後,我要在院子裡摘野菜

可能,我會偷溜去找我朋友玩草、玩花、玩土、玩昆蟲、打架

晚餐,晚上八點

然後,睡覺

這是我一天的作息。

 

說明:

 

以我們選定的服務地區來說,識字率約52%,男性識字率大於女性20%,平均學歷是小學四年級,老師與學生的比例大約1.8%,也就是大約100個學生有2個老師。

 

教育的重建是漫長的過程,除了硬體的校舍,周邊的許多相應系統更是重要且不可或缺。都說教育是百年大計,沒錯,教育的方案見仁見智,也沒錯,但這些對於他們都太遙遠而不切實際,因為我們眼下要滿足的,是最基本的需求……

 

後續:

 

就這樣,我們在許多受災山區,政府資源無法觸及的地區,盡可能地幫他們加強了水泥牆,幫他們換上嶄新的鐵皮屋頂,幫他們修繕了門窗,幫他們添加了太陽能電力,幫他們興建了不足的教室...

現在,我們開始在暑假,幫他們進行基礎的衛生教育。

 

十數年如一日的衛生教育計畫:

 

時間要回溯到2005年,我們帶領著一群大學生,翻山越嶺的,來到貧瘠的山區,從那年開始,配合義診的進行,我們展開了"上醫治未病"的衛生教育工作,每年每年,一直到現在。

 

十幾年過去了,當初參與活動的大學生,有的也已經成家立業,卻仍然忘不了山區衛生教育給他們人生帶來的衝擊與改變。

十幾年過去了,當初來上課的山區小學童,已經長大成人,他們大部分立志當老師,每年的衛生教育也會自願的來幫忙,因為他們也忘不了在他們童年的這個階段,有一群外國人,跋山涉水的到村落,帶給他們的改變與希望。

 

一直到現在,未來還不知道,只要做得動,我們就會一直做下去~!

付出不問收穫,收穫會自己顯現在你面前

實際而不虛華,在能力內把事情做到最好!